•      客服电话:400-682-3383
  •      投资交流群:309859218
  •  
  •  

网络借贷资金存管新规或引发P2P行业大规模调整

发布时间:2017-09-01 15:16

对于P2P行业来说,其目前正告别高速发展,迎来稳健态势,市场对其关注更多地集中在“风险”上。

近日,银监会向各家银行下发了《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指引》),对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中P2P的资质以及银行存管业务的资质等方面提出了具体要求。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资金存管要求或将带来行业洗牌,一些风控、合规性不高、规模较小的平台,极有可能被加速淘汰,并反过来推动行业健康发展。

更好地规避风险

所谓P2P资金存管,通常指的是P2P平台与银行对接后,每位用户都会设立一个银行存管子账户。此后,每笔投资行为均需由用户发起交易指令,银行按照指令进行资金划转。用户的资金从交易之初就在银行体系内运转,有效地避免了被P2P平台任意挪用的风险,并杜绝了平台参与交易的可能。此外,用户还可在银行提供的界面查询账户资金余额、资产及交易明细,可避免平台向用户提供不实信息。

“最主要的作用是隔离了用户资金与平台资金,避免资金池的形成以及增加了平台挪用用户资金的难度。”网贷之家联合创始人石鹏峰表示。

据记者了解,目前,网贷资金存管模式有三种———银行直连、直接存管和“银行+第三方支付公司”联合存管。

盈灿咨询数据显示,截至8月14日,与银行已完成资金存管系统对接的平台只有60家左右。多家大中型银行对此业务表现谨慎,部分银行甚至暂停了P2P资金存管业务。如民生银行称,已对接的P2P平台资金存管系统继续保留,已签订协议未上线的P2P平台则暂停对接。

事实上,对资金存管的要求,监管层在设立行业标准时就已经关注。早在2015年7月18日,央行等十部委出台了被誉为“互金基本法”的《关于促进互联网金融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此后,去年12月28日,《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出台,两份文件均要求“选择符合条件的银行业金融机构”作为P2P平台的资金存管机构。

而此次《指引》则是对资金存管的进一步细化,例如,要求“设置专门负责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与运营的一级部门,部门设置能够保障存管业务运营的完整与独立。具有自主开发、自主运营且安全高效的网络借贷存管业务技术系统,具备在全国范围内开展跨行资金清算支付的能力以及必须申请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的银行业金融机构在银行业监督管理部门完成备案等。”

第三方或出局

值得关注的是,《指引》第十一条(八)提到,存管银行不应外包或由合作机构承担,不得委托网贷机构和第三方机构代开出借人和借款人交易结算资金账户。

也就是说,三种模式中的“银行+第三方支付公司”联合存管模式,并不被监管所鼓励。

然而,在目前的市场上,“银行+第三方支付公司”联合存管模式所占比例较高。据统计,真正接入银行资金存管系统的平台有可能只有30多家,其余均是通过银行和第三方支付公司合作搭建的存管平台。在功能定位上,存管行开设平台存管账号,负责用户账户监管和资金存管功能,第三方支付担任技术辅佐,提供资金结算及所需的终端设备。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恒丰银行与汇天下、新浪支付、先锋支付、连连支付等四家机构为优本财富等16家平台,中信银行与易宝支付、兴业银行与环迅支付分别为一家平台提供了联合存管。徽商银行也联合中金支付、易宝支付、宝付、新浪支付等第三方支付机构搭建了存管平台。

爱钱进CEO杨帆称,第三方支付和银行对资金的管控肯定不在一个级别,为规避风险,监管应更倾向于让银行来接手。另外,P2P平台本身也会担心其客户信息被第三方挪用,所以也有和银行合作的诉求。不过,一位P2P高管告诉记者,目前,存管银行只存不管的情况比较普遍,银行本身主要开展资金清算、划扣、定期结算等业务,和第三方支付充当的角色差不多,对资金流向没有起到真正的监督作用。所以,在规则的进一步细化中,监管需要强调银行具体“该做什么”。

银行顾虑犹存

不管从数据还是市场反响上都可以看出,银行承接P2P存管业务的速度并不快。面对这一块可能的“蛋糕”,银行尤其是股份制银行犹豫的原因显而易见。石鹏峰告诉记者,主要原因在于银行担心声誉风险,而当前网贷行业的业务体量还相对较小,使得银行开展此类存管服务的积极性不足。

广州互联网金融协会会长方颂则补充道,部分银行在和平台进行资金存管的运作过程中,发现资金存管的难度和复杂度相当高,开发出的系统也不是一劳永逸。“每天都有新状况出现,有新问题需要解决,投入的成本超过了初期想象。”他表示,E租宝等恶性事件的出现,也令行业的不确定性加大,不少银行敬而远之。

纠结不仅存在于银行,也存在于P2P平台身上。作为最早开展存管业务的平台,积木盒子、人人贷等和民生银行的对接合作亦投入巨大,前者历时9个月启动资金存管迁移,后者则时间更长。据积木盒子CEO谢群透露,期间,联合开发系统的时间超出预计,同时,培养用户新的使用习惯也付出不小的成本。

“所以,这也是为什么目前已经完成存管的,往往是地方小型平台,大型平台大多还没完成———大型平台开展全国性业务,对用户体验、资金划扣要求比较多,更加倾向股份制银行。但这些银行系统开发周期要长一些,推进速度较慢,也不急于大规模上线。相比而言,更多地方性城商行会对接小型平台。”上述P2P高管表示。

不过,杨帆表示,P2P行业毕竟和银行有很大差别,银行刚开始进入这个行业,必须以稳为主,用户体验等有待摸索。中长期来看,还是能够实现一个很好的平衡。

有待更多探讨

《指引》规定,存管银行必须在官方指定的网站公开披露包括网贷机构的交易规模、逾期率、不良率、客户数量等数据报告。

上述P2P高管告诉记者,关于信息披露的规定是一个非常正向的内容。“对于坏账规模,很多平台可能会做手脚。如果由银行出具报告,可以提高规范程度。”

不过杨帆认为,不能对此寄予太高期望,银行披露依然有限。“银行掌握的依旧是相对边缘的信息,例如坏账违约等核心数据,还是应由P2P平台自己掌握。所以,监管应当明确具体的披露标准,并且由第三方验证披露数据的真实性。没有P2P的深度参与,信息披露就不会充分。”

据记者了解,受银监会文件影响,不少正在对接的平台和存管银行,目前也正在根据《指引》进一步调整存管系统。

另外,今年,北京市金融局和网贷协会力推华夏银行与中信银行两家银行上线P2P存管业务,希望能够在明年年初对接北京市主要扶持的P2P平台。华夏银行的存管系统采取直接存管模式,中信银行则是与懒猫金服、易宝支付展开合作,易宝支付负责支付通道服务,懒猫金服负责系统对接、平台接入等运营服务,中信银行则按监管要求提供资金存管服务。

这一模式是否会受到影响?懒猫联银CEO许现良向媒体表示,此前,北京地区推进的北京网贷存管通不会受到新规影响,这是北京网贷监管模式“1+3+N”的重要一环,并不是单纯的“银行+第三方支付”模式,是互联网金融转向整治行动过程中的一个过渡性产物,产生的背景在于95%以上的现存网贷平台无法接入银行资金存管,其重点在于“风险监控”,而非“资金存管”。业内人士表示,懒猫拿到北京市金融局的许可,所以是合规的。但需要强调,这种许可理论上讲只在北京市范围内有效,懒猫和中信对接的非北京P2P平台,还有待监管进一步作出规范。

至于有媒体指出,网贷资金存管被划下监管红线,P2P或面临“生死线”,上述高管指出,对于P2P行业来说,政策风险、监管风险的确可谓“生死线”。“以北京金融办的态度为例,从今年年初实际就很明显了,存管是P2P备案的一个先行条件,如果没有完成存管,就不能备案,平台就是非法的。而且现在P2P行业基本上是全国看齐北京,所以存管确实会是整个行业的一个‘生死线’。”该高管称。

石鹏峰表示,《指引》引起了行业的大量关注和讨论,但目前还是征求意见稿,估计还需一段时间的讨论和修改。“离具体执行落地还有较长的时间,而且会配合去年年底发布的行业监管细则暂行办法的正式落地一起执行,并给予整改过渡期。而在此之前,行业早已开始洗牌,今年上半年,P2P良性退出平台的数量上升明显,一个更健康的业态或将出现。”石鹏峰称。


关闭